“你刚才去哪了?我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你。”华羽晴正坐在沙发上,看到他进来,她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。

  这是她醒来后,第一次对他笑。

  古斯的心紧紧一缩,回答,“我去主治医生那里,问了一下你的情况。”笔趣阁TV首发www.biqugetv.com m.biqugetv.com

  “哦。”华羽晴点点头,然后拍了拍身边的沙发道:“坐一会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  古斯听到华羽晴的话后,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他想转身离开。

  但华羽晴那期待的眼神,让他移动不了脚步。

  最终,古斯在华羽晴身边坐了下来。

  华羽晴缓缓地开口,“已经够了,你的愧疚,我已经收到了。”

  听到华羽晴的话,古斯先是一愣,然后回答,“我不是愧疚。”

  华羽晴笑了笑,摇头,“我知道你是愧疚,因为你当时选择了表嫂和小宝贝,没有选择我。然后我从游轮上跳下去了,差点死了。”

  听到华羽晴说‘死’,古斯蹙眉,“羽晴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便被华羽晴给打断了。

  “我没有怪你,你的选择是正确的。换我,我也这么选。”华羽晴的双眉舒展,带着一丝笑道:“当时我跳进水里,其实是因为听到那个人说,要表哥的命换我的命,所以,我才跳水里,给自己博生机的。你知道的,我会游泳。只是我忘了,我的手断了,然后才会如此,所以,你不必愧疚。”

  听着华羽晴的话,古斯的喉咙里很艰涩。

  想说点什么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这几天,我一直在想,这段时间的事。嗯,差点被人推下月台,被地铁撞死、差点出车祸,差点被花盆砸死,断了一次手,这一次,又差点淹死,我有些累了。”听到华羽晴这话,古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  果然下一句,华羽晴的话,让他如遭雷击。

  “我们离婚吧!”

  她要和他离婚?

  她要和他离婚!

  华羽晴想要放弃她和古斯之间的这段感情了,所以,她要和古斯离婚。

  当然,她不能以古斯对她没感情,这个来当借口。

  这样,会牵扯到宁浅语。

  所以,她想来想去,便以这段时间的遭遇来当成。

  华羽晴用这个借口,让古斯无法反驳。

  因为华羽晴在这些事故中,每次都险象环生。

  但古斯真的不愿意离婚。

  他不愿意啊。

  “不,我不会和你离婚,不会!”古斯说完这就,腾地从椅子上起身,离开了病房。

  在他离开后,华羽晴无力地倒在了病床上。

  谁也无法想象,她刚才是用了多么大的力量,才让自己不当着古斯的面,哭出来。

  够了,已经够了!

  只要离了婚,她便可以慢慢地放下他了……

  宁浅语那边听说,华羽晴和古斯要离婚的事,第一时间,便过来找古斯质问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然而,古斯根本找不到人,最后,她只好去了华羽晴那里。

  华羽晴正在看书,看到宁浅语进来,她立即放下手上的书,招呼她。

  “表嫂,坐。”

  宁浅语没有坐,而是直接问,“羽晴,听说,你要和古大少离婚?”

  “对。”华羽晴点头。

  “羽晴,你是因为他当时选择了我和小宝贝吗?那件事,是他的错……”宁浅语的话还没说完,华羽晴便道:“不是,表嫂,我没有怪他,他选择你和小宝贝是正确的。”

  怕宁浅语不信,华羽晴还道:“表嫂,我发誓这件事,我真的没怪他,也没怪你们……”

  宁浅语问,“那你为什么和他离婚?”

  “我只是怕了,这段时间经历过很多事,好几次,我都差点死了。表嫂,觉得我是怕死也好,觉得我懦弱也罢,我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。”华羽晴回答。

  之前华羽晴发生的事,宁浅语不知道,但这一次,宁浅语深有体会。

  她无法劝华羽晴,也劝不了华羽晴。

  最后,宁浅语让慕圣辰帮忙,在公司的办公室找到了正在看文件的古斯。

  看到他都这种时刻了,还忙着他的工作。

  宁浅语肺都气炸了,她冲过去,把古斯手上的文件,抽出来,扔在办公桌上。

  “都什么时候了?你还看什么文件?”

  古斯没说话,又拿起另外一份文件看起来。

  宁浅语怒气冲冲地道:“你这样子,是真的打算和羽晴离婚了?连孩子也不要了?”

  古斯的手颤了一下,但没有动弹。

  “古大少,我真的没想到,你竟然是这种人……”她的话没说完,就被慕圣辰给拉住了。

  “你先出去吧,我和他谈。”慕圣辰说。

  宁浅语瞪一眼古斯,最后离开了。

  等宁浅语离开之后,慕圣辰开口问。

  “你怕那幕后之人,再对羽晴下手,所以才和羽晴离婚的?”

  经过这一次,华羽晴落水,差点死的事。

  慕圣辰可是清楚,古斯有多爱她。

  他可不认为,古斯会放开华羽晴。

  而他之所以会改变主意,大概只是怕那个对付他们俩的人,会再一次对华羽晴出手。

  他们俩是同一种人,所以,古斯的想法,他很容易就能想到。

  古斯终于放下了手上的文件,“这个人如此了解苏家、苏曼的动作,而且不留一点痕迹,把我给耍得团团转,我保证不了,她和孩子不会再出事。”

  堂堂的龙门门主,竟然说,保证不了自己的妻子、孩子出事。

  他的心底是有多么忐忑啊!

  慕圣辰叹了一口气,问,“对方把目标定在我和你的身上,查到是什么原因?”

  “暂时没查到。”古斯停顿了一下,道:“你最好赶紧带着浅语和小宝贝离开京都,越快越好。”

  “这件事和我有关,你打算,让我置身事外?”慕圣辰挑眉。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古斯朝着他看了一眼,没说话。

  “你已经决定把羽晴拉出来,那么我们就一起来玩一票大的。”慕圣辰的嘴角勾着一丝的冷意,道。

  古斯的眸底闪动着寒光,“好……”

  古斯过来找华羽的时候,华羽晴正在给景轩打电话。

  华羽晴醒来之后,手机一直都没开机。

  直到今天偶然听到,医院里的护士说,医学院的进修名单,出来了。

  她才想起来,进修的事。

  然后打开手机,给景轩打电话。

  而景轩告诉她,医院把她的进修名额给拿掉了,他准备找人帮忙,给她弄一个名额。

  “……景轩哥,你别去找人帮忙,弄进修名额了……这件事,就这么算了吧……”

  古斯听出华羽晴打电话的人,是景轩。脸色微微有些不太好看。

  不过,进修名额被医院给占了的事,他也听到了耳里。

  华羽晴的电话并没有说太久,很快便挂了电话。

  放下电话后,华羽晴的视线转到古斯的身上。

  “有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