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四点钟的时候,车子下了高速,一路往郊外开去,周围的一切渐渐就荒凉了。

  天色越发阴沉,凛冽的寒风从开着的车窗里呼呼灌进来,冻得人瑟瑟发抖,重新被绑上手的温婉缩了缩身子。

  她的身体状况本就受不了长途奔波,这一番折腾下来,心口的痛越发剧烈,脸色苍白,手按着胸口,呼吸越来越急促,温婉险些晕过去。

  “陆卫航你究竟带我们到什么地方?”穆清寒的气色也不是很好,但至少她身体健康,唯一担心的就是温婉会在这个时候发病。

  “先把窗户关上,车子里的暖气打开。”穆清寒心急如焚,被绑着不能动,只有红着眼冲陆卫航吼,看到温婉的包被丢在了副驾驶,她警告着陆卫航,“你最好想清楚,我嫂子若是出了什么事,别说是你的命,恐怕你的爸妈和其他亲朋好友都得陪葬。赶快,把我嫂子包里的药拿出来。”

  陆卫航心里也很慌,因为他经常看到新闻上说某个心脏病患者因为情绪激动,当场就晕死了,抢救都来不及。

  他生怕温婉就此没命了,连忙停下车子翻着温婉的包。

  很快陆卫航把温婉的急救药拿出来,在穆清寒的指示下倒了一粒出来,打开一瓶矿泉水给温婉服下。

  “嫂子,你感觉怎么样了?”穆清寒的手被陆卫航解开了,拿着纸巾给温婉擦着嘴角的水,感觉到温婉呼吸的虚弱,她又着急又心疼,眼泪止不住掉出来。

  温婉闭眼靠在座椅上,满头都是冷汗,视线有些模糊,透过车窗看着外面,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雪,没想到今年的第一场雪她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的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服过药后的温婉渐渐缓过来,抬手擦了擦穆清寒脸上的泪,她笑了笑,满含着愧疚说:“对不起阿寒,是我连累了你。”

  穆清寒的战斗力很强,从小跟在穆老爷子身边,后来穆大爷也教了她不少格斗术,在坐车途中几次被陆卫航解开手腕,穆清寒其实有机会制服陆卫航。

  可温婉的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,穆清寒一个人能逃走,但带着温婉就很难说了。

  “嫂子,你不要这样,是我连累了你。如果你今天没有来找我,怎么可能会被陆卫航绑架?”其实穆清寒的心里非常柔软,听到温婉这么说,她眼中的泪流得更凶了。

  突然她想到什么,抬头冷冷地对陆卫航说:“你为什么非要带着我嫂子一起走?她身体不好,若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不就前功尽弃了吗?陆卫航,你还是这么蠢。如果你想拿着钱逃跑,我一个人的价值就够了,根本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带着我嫂子这个病患。”

  陆卫航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,眼睛眯起来,越发阴冷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  “放我嫂子离开吧。”穆清寒紧攥着陆卫航的脖子,手指甲狠狠地掐着他,“我给你当人质。我保证会配合你,哪怕让我跟你一起去国外都可以。”

  陆卫航的瞳孔紧紧一缩,心里有了动摇。

  但很快,他冷笑着推开穆清寒,倾身过来重新把穆清寒绑上,“你说得没错,温婉是个麻烦,其实我也不想带着她。但没办法,谁让另外一个人想将她占为己有呢。”

  这话让精神处在恍惚中的温婉猛地一震,陡然坐直身子,“你说得那个人是谁?”

  “马上就到了,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。他跟你特别熟,你可不要惊讶。”陆卫航却神秘一笑,车子在一条乡村小路上转了弯。

  温婉只觉得浑身冰冷,外面的雪越下越大,她整个人更加清醒,突然间很想念穆大爷。

  记得去年T市下第一场大雪的时候,她正在和陆卫航打官司,在法院的停车场里,穆郁修送给她一条紫色钻石吊坠。

  温婉抬手摸了摸脖子上的吊坠,温润光滑,带着她身上的热度。

  这一条吊坠代表着守护,穆郁修就是爱情的守护神,无论她身处何时何地,穆郁修都陪伴在她的身边。

  “阿修,我好想你。”温婉把这条吊坠紧握在手心里,渐渐感到安心,似乎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,她都可以去面对了。

  温婉迷迷糊糊地睡着了,再醒来的时候,车子到达了目的地。

  这是一处农家小院,远离市区,方圆几百里都没有人烟,果真是个囚禁人质的好地方。

  温婉和穆清寒被陆卫航绑着手腕从车子里推下来,外面的风雪太大,温婉踉跄了一下,被穆清寒扶着才勉强站稳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温婉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估摸着一时半会儿她和穆清寒根本不可能逃走,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。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

  至少她和穆清寒对陆卫航有很大的利用价值,不会有性命危险,那便做一个安安静静又美丽的人质吧。(???)

  温婉靠在穆清寒身上,在穆清寒的搀扶下跟着陆卫航走入院子。

  天色完全黑了,这时从前面走来一个人影。

  风雪太大,温婉有些睁不开眼睛,微微眯着目光,看着男人那道挺拔的身形渐渐靠近,熟悉的气息随之而来。

  当男人脱下外套拢上她的肩膀时,温婉突然笑了,悲凉又讽刺的“沈度,果然是你。”

  “沈度?!”穆清寒吓了一跳,此刻终于明白原来陆卫航口中真正想绑架温婉的人竟然是沈度,沈度竟然和陆卫航合作了。

  不,确切地说,在很早之前她被陆卫航欺骗陷害穆郁修时,沈度跟陆卫航就是同伙了,她早该想到这次陆卫航会有帮手。

  陆卫航想拿到钱带着她去国外,而沈度难道也要带走温婉吗?从一开始陆卫航和沈度就没打算放她们回去吗?

  “进去吧,外面冷。”沈度的心口微震,无法平静地面对温婉,脸色苍白着,抿了抿唇准备搂着温婉进屋。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温婉还是笑着,抬起自己被绑着的双手对沈度扬了扬,满眼的嘲讽,“一边给我披外套,一边绑着我,沈度,你是有人格分裂症吧?”

  “阿婉。”沈度的嗓音一下子变得嘶哑,双目里含着猩红凝视温婉,随即转头看向陆卫航,语气里透着危险问:“为什么绑着阿婉?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要了你的命信不信。”

  ???敌人和队友动不动就要他的命,他太难了,陆卫航的脸色也不好看,“你知道温婉诡计多端,如果不绑着她,估计她在半路就跑了。”

  陆卫航说着还是给温婉解开了手腕,但是穆清寒他不能再放了。

  因为只要控制着穆清寒,温婉就不可能一个人逃走。

  穆清寒知道陆卫航的盘算,见温婉蹙眉,还想说些什么。

  她对温婉摇了摇头,故作无所谓道:“大嫂我没事,只要你好好的,我就放心了。我们快进去吧!”

  温婉心里很难受,尚未迈开腿,就被沈度箍着腰搂着往前走,温婉费了很大力气都没挣脱掉。

  她浑身变得紧绷。

  沈度的动作十分强势,哪怕一张俊脸上依旧是温婉熟悉的温柔,可如今的他已经变得让她越来越感到陌生。

  以前沈度从来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,即便一个拥抱都害怕她的拒绝,在她面前永远是那么小心翼翼和珍视,甚至有些卑微,但现在……沈度怕是迫不及待地想得到她吧?

  温婉闭了闭眼,心里痛苦又难堪,比面临死亡更让她害怕的是接下来来自沈度的强迫和占有,她确实不会有性命之忧,却要时刻抵挡着已经黑化成一头巨狼的沈度。

  大概计算好了她们回来的时间,沈度已经做好了晚饭。

  五菜一汤摆在木质桌子上,头顶晕黄的灯光洒下来,外面下着大雪,坐在餐椅上望过去,雪花纷纷扬扬的,极其壮观美丽。

  墙上挂满了辣椒和玉米,这处农家小院非常有生活气息,如果身侧的男人换成穆大爷,温婉一定会觉得很幸福。

  穆清寒被陆卫航绑在了柱子上,坐着椅子,陆卫航端着碗喂她吃饭。

  穆清寒见温婉平静到可怕,抿了抿唇把心里的话咽回去,放弃了反抗,闭眼,忍着胃里的恶心吃下陆卫航喂得饭菜。

  这餐饭对于温婉来说味同嚼蜡,但她必须得吃下去,因为要保持体力。

  她相信穆大爷一定会来救她,她所能做的只有好好照顾自己,绝对不能让自己在穆大爷来之前倒下去,以免连累了穆大爷。

  餐厅里安静得诡异,温婉听到外面落雪的声音,心里一片死寂。

  这餐饭很快就结束了。

  沈度收拾好餐桌,洗过碗从厨房走出来时,温婉仍旧在餐椅上坐着,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外面的落雪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“阿婉,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问我吗?”沈度竟然有些不敢上前。

  虽然被绑架的是温婉,但谁又能知道,内心痛得几乎要死掉的那个人是他。

  温婉没回答沈度,只留给沈度一个冷漠又平静的侧脸。

  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,如今她和沈度没什么好说的,她对沈度失望透顶,就算沈度囚禁了她,她也觉得没什么意外的。

  “你难道不问问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?我接下来又要带你到地方吗?”温婉的沉默让沈度恼怒,拳头渐渐攥起,双目通红地看着温婉,情绪激动道:“阿婉,我要带你离开这里,永远地离开穆郁修!明天我们就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