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?我还能考虑什么?不过就是临危受命,心里有些忐忑罢了。”

  惊讶、踌躇了一会,厉云惜看着他的脸色,斟酌着用词,故作玩笑道:“毕竟,沐风你交给我的可是那么艰巨的任务啊。怎么,因为我没有一口答应,这就要秋后算账吗?哈哈哈……”

  厉云惜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,温沐风一瞬间被晃得有些晕眩,几乎要忘了自己的来意,但他还是记起了昨天阿栗跟他说的。

  厉云惜被人陷害,身体出现了问题,患上了不孕之症。

  厉云惜原本打算去美国治疗,因为什么原因,忽然间就不去了。

  这些消息一条条涌上温沐风的脑中,他看着笑得开心的厉云惜,忽然间产生了深深的愧疚感。

  这些事和他邀请厉云惜回公司的时机是那么巧合,他能想到的,就只是厉云惜为了他而放弃了治疗的机会。

  想到这些,温沐风的心里就不能平静,他真的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厉云惜以这样的方式帮助她。

  如果他接受,那他还有什么资格喜欢她?

  还有什么资格以朋友的名义待在她身边?

  厉云惜被温沐风盯着看,笑着笑着,她的笑声便继续不下去了,直接演变成了干笑,最后消失于唇间。笔趣阁TV首发www.biqugetv.com m.biqugetv.com

  她没有说话,直觉告诉他,温沐风似乎酝酿着什么话要告诉她,而他即将要告诉她的,是非常重要的事。

  “沐风,你怎么了?”她试探地问道。

  温沐风眸子微闪,想了想,他说道:“云惜,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,一定要跟我讲,公司的事情你不必考虑那么多,万事先以你自己为先,知道吗?”

  他这句话的指向性,其实已经十分明显了。

  莫非,沐风真的知道些什么?

  厉云惜心里咯噔一下,她垂眸避开他的注视,仍旧否定道:“沐风,哪有什么啊,我答应会回公司,就一定会的,你不要多想。”

  说完,她觉得一定是她自己多想了,温沐风不可能知道那件事的。

  温沐风见她还强撑着不告诉他实情,心里的自责和心疼几乎要将他的理智淹没,他真想一把搂过她,让她不要这么傻乎乎的帮他了。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但他不能。

  叹了口气,他知道,要是不直接说破,凭着厉云惜的倔强性子,她一定不会自己交代的。

  “云惜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  厉云惜蓦地瞪大眼睛。

  不会是知道她那件事吧……

  温沐风见她这样,心里越加笃定,他认真而温柔地看着面前的女孩,开口道:“云惜,你的身体……不要不重视这些,那是关乎一辈子的,公司再怎么样,都比不上你的健康重要。”

  厉云惜直接呆在原地。

  “你、你真的知道了……”

  她的心脏急速跳动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产生一种被人捉住干坏事的感觉。

  虽然说起来很不恰当,但是总之,就是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 她的心里还有些乱,这个消息太猝不及防,她丧失了反应能力。

  温沐风知道这一切……

  温沐风让她以身体为重……

  厉云惜一瞬间也想听从他的话,但是,她已经答应会帮公司,这个时候她走了,那香希儿公司会怎么样,她几乎不用想就知道。

  林管家微垂着头,神色间并没有什么变化,就好像没有听到这一切似的。

  忽然,门口传来轻微的响动,他微微侧头,见大门已经被打开了一道缝隙,而那里,有一道挺拔的身影,他动了动,正想过去迎接,但是那个身影却对他摆了摆手,他便顿住了。

  之后,身影既没有进来,也没有离开。

  点点头,温沐风看着她白皙的脸蛋,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怜惜:“云惜,你去美国吧。”

  厉云惜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皱着眉头摇了摇头:“不行,我走了,公司该怎么办呢?”

  深呼吸一口气,她笑道:“沐风,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我身体的消息的,但是,那个……并不严重,也不着急,真的,等我忙完公司这边的事,我会去的,你放心。”

  闻言,温沐风的眼中翻涌着浓烈的疼惜,都到了这个时候,厉云惜还在掩盖身体的情况和实际问题,为的只是让他没有心理负担,真是太傻了。

  明明那家医院非常难预约,错过这次,也许再治疗就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,这个期间,还不知道身体会发生什么事情,为什么要这么傻?

  为什么对他这么好?

  他觉得自己要无地自容了。

  当时他提出让她回公司的时候,厉云惜考虑了几天,他就那时候就应该想到她一定有什么顾虑,一定有什么紧要的事情的,但是,他还是只看到了自己眼前的事,根本没有考虑她的一丝一毫。

  他真是自私透顶了。

  温沐风愧疚到无以复加,温润的脸上神色坚定不容动摇,他忍不住伸手扶住了厉云惜的肩膀,眼神诚挚而坚决地道:“云惜,不要再想公司的事了!你就考虑你自己,如果你还执意要回公司,不去美国治疗,那我回去立刻申请退出这次的比赛。”

  不知道是被他坚定的语气给震撼到了,还是被他话里要退出比赛的意思震惊了,厉云惜怔愣着,一时间没有动作。

  “如果你因为我的原因而错过这次美国医院的预约,我会内疚痛苦一辈子的。”温沐风闭了闭眼,嘴唇蠕动,声音轻轻的,甚至称得上十分温柔。

  会内疚痛苦一辈子……

  厉云惜完全找不到理由说服他了。

  显然,温沐风知道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多,他不仅知道她有不孕的病症,还知道美国那头的医院十分难预约。

  她看了眼温沐风温润面容下内疚痛苦的神色,吐出一口气,点了点头:“好,我去美国。”

  温沐风倏地睁开眼睛,眼中是欣慰,欣喜,还有轻松。

  厉云惜笑了笑,笑容真挚动人,她知道她没有帮错人,至少,温沐风不是那种为了利益而牺牲身边人的那种人。

  她心里也变得轻松了一点,因为她忽然想到了阿栗。

  虽然没能帮到温沐风,但是阿栗哥哥听到这个消息,一定会很开心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