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场中剑拔弩张的时候,古木下一直盘膝而坐的老者忽然动了,好像因为某种刺激而发生了变化,各方人马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  老人灰白的长发飞舞,身材虽不伟岸但却有着一种让人难名的威压。

  神岛,神芒冲宵,灵力沸腾,整座岛屿好像接触了封印一般,此刻南海之上掀起了滔天的黑浪,整颗乾星都在颤抖,除了神岛之上的人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老人站在古木之下,整颗古木随着老人的气息而摇晃,树叶唰唰响动,气息冲天,一道道恐怖的神芒从古木之下降落。

  每一道神芒都带着恐怖的威能,虚空被切割开来一般,可是老人却丝毫不动,任由神芒落体,沐浴在无尽的霞光之中。

  “吾为皇者,太古神皇!”

  老人强大的神念波动在四周响彻,一个众人都没有想到的身份,皇者,超越圣人与王者的存在。

  这是一位人族的皇者,圣人之后是王者而王者之后便是所谓的皇者,一人便可镇压诸天万界,横断万古。

  许多人身子不住的颤抖,跪拜下去,根本身不由己,这就是皇者的威压,哪怕只是一丝都会让人心生惶恐。

  四周各方势力的人马有人皆都跪伏下去,不是他们想跪,而是实在是老者的气息太恐怖了,身子不由自主的便跪拜了下去。

  宁川虽然猜测到了老者的身份不一般,可是没想到居然是一名皇者,狮浩云他曾经见识过,可是皇者也只存在于玄明的话语之中,没想到今天居然见识到了一位真正的皇者。

  宁川下意识的在脑海中呼唤玄明,可是玄明好像又陷入了沉睡一般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他嘀咕了一声老头真不靠谱。

  此时宁川正跟太古神皇站在一起,而四周则是鹏魔一族布置的古阵,而在古阵的上方一道金色的虚影矗立,不像是人倒有些如同鲲鹏。

  老者威风凛凛,双眸射出了两道璀璨的神芒,一动不动的紧紧地盯着鹏魔古阵上方的虚影。

  铿锵!

  神芒扫射,四周的鹏魔一族的羽剑在两道神芒之中化成了飞灰,古阵也震颤不已,上方的那道鹏魔一族的虚影也不断地轻晃。

  “鲲鹏……”老者的神念再一次的波动,好似带着无尽的愤怒。

  而鹏魔一族的族人早已经震惊不已,虽说这是一名皇者,可是也不是真正的皇者,倒像是一段残留的神念罢了。

  可是就算是这样的一道神念都可以剿灭他们的阵法,要知道虽然鲲宸几人每一人的的鲲鹏羽剑也只可以围困一名神王,但是他们九人组合的阵法那可是连圣人都逃脱不掉的。

  也就是说这道太古神皇的残存不知道多久的神念堪比圣人,甚至是超越圣人的存在。

  “这就是太古神皇!”

  “我听说过传闻,乾星曾经有过皇者的踪迹,太古神皇。万劫天皇、青冥上皇……”

  “没想到今天居然见识到了真正的皇者啊。”

  而此时鲲宸几人也不禁吐了一大口鲜血,鲲鹏羽剑的毁灭也使得他们心神受创,鲜血抑制不住的吐了出来。

  鲲宸几人的脸色还算好的,九太子还有八太子两人的脸色苍白,修为受创。

  老者毁灭了四周的鹏魔羽剑之后再也没有出手,反而望向古木上方那乌芒笼罩的鲲鹏巢穴,眼中有着沧桑还有一丝愤怒。

  四周一片寂静,在太古神皇的神威之下没有人敢出声,唯有古木上方的鲲鹏巢穴在风中发出了呜呜的魔音,神岛四周的海面也重新平静了下来。

  忽然间老者的神色一动,看向宁川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,这抹笑意意味不明,倒是让宁川的有些惊慌。

  而暗中也有人传音开口,这只是太古神皇的一段神念,早已经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了。

  老者收回来看向宁川的眼神,身躯猛然一震,一道黑色的光芒直冲云霄,四周无尽的灵力沸腾,犹如滚烫的油锅之中倒入一盆凉水。

  就在老者身躯发生变化的时候,忽然古木上方的鲲鹏巢穴忽然剧烈的震动,一声声铁链的声音在虚空中铿锵作响。

  老者的身躯之上居然出现了一道道的乌黑色的铁链,铁链缠绕在老者的身躯之上,老者的眼神骤变,有着一抹邪意浮现。

  看到这里宁川的身躯向着旁边快速的移动,这太古神皇变得有些不对劲了,好像神性被压制了,出现了魔性。

  “太古神皇入魔了!”

  有人惊呼,古木上方的鲲鹏巢穴不断地震颤,老者身躯上面束缚的铁链越来越多,太古神皇灰白的长发飞舞,仰天长吼,好像在竭尽自己的全力压制魔性。

  那本来穿透云霄的金色神芒也发生了变化,变得漆黑如墨,恐怖的魔威在半空飘荡。

  “小心,这太古神皇入魔了!大家小心。”各方人马提起了精神,圣兵暗中闪烁着霞光,蓄势待发。手机端 一秒记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为您提供精彩\小说阅读。

  这句话所有人都听见了,众人的心中暗中生出了几分警惕,这可是一名皇者,刚才他已经展示了神威,虽然恐怖但是好歹有神性存在,可是如今却变成了魔性,谁知道他会不会大开杀戒。

  此时太古神皇那漆黑的双眸扫视在场的众人,每一个被看到的人都感觉毛骨悚然,浑身汗毛炸立,冷汗流淌。

  轰!

  就在众人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,鹏魔一族的人和太尘岭的人已经出手了,金色的长矛刺空射来,一方七彩宝塔镇压虚空。

  两方人马出手的瞬间,一些势力的人瞬间逃离此地,而那些手握圣兵的势力则在暗中蓄势待发。

  此时古木下方的老者灰白的长发飞舞,周身笼罩在无尽的乌光之下,一声怒吼脱口而出,震碎虚空。

  而除了宁川之外,所有的人都已经远离了老者,宁川此时也不是不想走,只不过他现在走不了,太古神皇的威压弥漫,他被定在了原地。

  而陈烔和风钰两人早已经窜到了一旁,唯有宁川手持七六鼎站在原地。

  就在这时候老者的身形蓦然一转紧紧地盯着宁川,先是看向了他的脚下,随后又看向了他的脑袋。

  其余的人都知道刚才宁川在老者的面前表现了步法,可是太古神皇看向宁川的脑袋众人便不得而知了。

  只不过唯有宁川知道太古神皇看向自己脑袋是为什么,因为在自己神识之内玄明还在沉睡,老者所看的应该就是玄明了。

  虽然宁川不知道玄明的来历,可是凭借玄明所说的话还有出手的几次来看,玄明曾经不是皇者便是更加恐怖的存在。

  “原来连你都陨落了吗……”老者的神念波动,神情震惊,就连四周的乌芒都平静了下去,紧紧地盯着宁川一动不动。

  时间不断地流逝,四周的众人都不知道这太古神皇在做什么,而宁川更是暗自抓着七六鼎调动体内的精气。

  之前老者的神识还算是比较清醒的,可是如今被魔念入侵,谁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  就在周围的人已经这种情况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时候,太古神皇忽然轻声一叹,身上重新泛起了金色的光泽,透过乌芒闪露,双眸重新变得清明起来。

  太古神皇看向自身的铁链,低下头自语道:“原来我早已经陨落了,鲲鹏你囚禁我这缕神念万年不就是为了知晓踏入皇者的办法吗,可是没想到连你都已经陨落了。”

  此刻老者明悟了一切,身上的金芒大盛,就连铁链都压制不住,整个身子变得虚无了起来。

  此时他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了,浑身圣洁的气息弥漫,身子也愈发的透明了起来。

  此时的他神念已经清明,周身的魔性也去除,整个人如同举霞飞升一般,重新恢复了一丝太古神皇的模样。

  最终他轻叹了一声,整个人周身皇者的气息迸发,半空中云朵都被震散,真正的皇者气息冲宵而起。

  这一刻一股莫名的气息传遍四周,独断万古,大道显露,四周无尽的虚空震颤。

  四周所有的人全部跪拜了下去,这是真正的皇者威严,就连老者身边的宁川都忍不住心生跪伏之意,还好最后他忍住了,尽管这样他周身也遍布了无数的血痕。

  “我即将消散,曾经的一切尘归尘土归土,从今之后这世间再也没有太古神皇的名字了。”

  这时候老者的身影已经淡薄的不可见了,只有一轮人形的轮廓了,老者转过头看向宁川笑道:“你那脚下的步法不错,的确是当年鲲鹏的术法,不过你不知道我与鲲鹏曾有仇怨吧。”

  宁川听见这话的时候也是一愣,这他还真的不知晓,不过很快老者轻轻一笑:“不过你放心已经是多年前的恩怨了,我早已经放下了,不过小子我看你神识之内还有一道生灵?”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://www.biqugetv.com/ https://m.biqugetv.com/

  老者说完这话宁川心中一动,他知道老者所说的必定是玄明了。

  “没错,不过那名前辈现在应该陷入了沉睡之中。”宁川回道。

  太古神皇摇了摇头笑道:“好吧,就让这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吧。”